• 點閱:34354
  • 引用
  • 轉寄
  • 列印
  • 字體:
  • 2011-08-10
  • 第054期

《醫23事-十五公分長征》

  • 作者/張耀懋 出版/時報出版

《內容摘錄》

「我學號在班上是最後一號,四十三號。」從美國轉學回台念小學,女兒很興奮地展示她的新名牌。

「那妳們班有四十三人囉?」「哪有這麼多!女生是從三十一號起算,從十四號到三十號都沒人,所以全班只有二十六人。」女兒突然想起,「那你們念小學時一班有多少人?」「五十六人!」「哇!是我們班的一倍多。」她有點沮喪,「現在大人都不生小孩了嗎?要怎樣才能多生小孩?」嗯,這有點尷尬了。我還沒準備好和女兒講「蜜蜂與小鳥」的生物繁殖故事,還是先從那場「偉大的游泳比賽」講起吧。

果凍裡的長泳障礙賽

這比賽的起跑線基本上與百米賽跑不太一樣,在「各就各位」後,是以每秒四百至七百公分的速度被射出,時速約十五至二十五公里,與動輒六十、一百公里的汽車時速相較不算太快。這種起跑方式與其說像游泳選手般一躍入水,不如比喻成特技表演的人肉炮彈;只不過,人肉炮彈的特技演員被發射後,還有幾秒鐘的發暈時間,精子兵團一落地就必須馬上展開這趟「求生之旅」;這趟旅程也不是一成不變,倒像是「鐵人三項」的選手,跑完馬拉松後,沒有停頓,就衝向長泳競技了。

泳道並不長,大約十五公分。可是精子平均長度只有六十微米,這十五公分的泳道相當於它身長的二千五百倍。若以台灣男性平均身高一百六十八公分換算,等於要游四千二百公尺。這四千多公尺的泳道可不是在海水、湖水或游泳池中暢意前進,而是需從半凝膠狀的精液中脫困後,游進如長長隧道般的子宮頸中,裡面充塞著果凍般的黏液,再通過波濤洶湧的子宮,最後上溯輸卵管口,才算是完成任務。

這群奮勇向前的精子兵團可沒有什麼快速的「自由式」或輕鬆的「蛙式」,它們的姿勢倒有點像最費力的「蝶式」,而且是綁著兩隻手的蝴蝶,只靠著身體擺動前進。看過田徑場上的三千公尺障礙賽吧,這過程就像是四千二百公尺的長泳障礙賽。

「這就是『天將降什麼於什麼』啊!」女兒急著下評語說,就是經過重重考驗,才可以選出最精壯、最勇敢的「選手」。「是『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』啦!」老婆大人仔細監聽,以防「兒童不宜」的片段。

數億選手同場競技

不過,也不盡然如此,精銳盡出,只為奮勇向前。說來複雜,但邏輯卻單純。造物者的思緒可能都建構在「生生不息」的基本原則之上。所以很多生理結構都是為了提高成功孕育下一代的機率,達到繁殖的目的而進化出來的。濃稠的泳道可以減少精子在晃動的環境中被甩出「泳池」或外流的機率。當然若在此受困、無力掙脫泥淖前進的精子,根本就沒有資格進入下一回合。

Top